陳先奎
  標榜“地球儀外交”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自以為是地展開又一波日本“入常”外交,上個月在聯合國講壇上大談安理會改革,仿佛由日本僭占了安理會改革的制高點。對此,中國應該斷然出手,亮明自己的態度。
  中國是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是金磚五國、新興工業大國以及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核心國家和領頭羊。推動安理會改革,提高新興工業大國和廣大發展中國家在聯合國尤其是安理會的國際地位,增加其發言權,推動世界民主化,是中國聯合國外交的主要目標之一,也應該是聯合國安理會改革的根本宗旨。
  經過多年的醞釀和協商調整,中國政府的安理會改革主張基本代表了國際社會的共識。要而言之,最基本的有兩條:一個是國際政治民主化;一個是區域平衡原則,強調安理會改革在歐洲俄英法已占3席的情況下,第一步起碼要實現亞洲、非洲、南北美洲每洲各占兩席的目標,以實現以各大洲為單位的基礎公平。
  中國說話是算數的。現在,應該再加一個基本特點:中國在重大問題上是堅持原則的。在安理會改革的問題上,中國應該旗幟鮮明地亮出自己對於各入常國家的明確主張。
  中國應堅決反對日本入常。一方面,按照地區均衡原則,亞洲雖然至少應該再得到一個入常席位,但亞洲是一個發展中大國比較集中的地區,這個席位應該屬於更具代表性的亞洲發展中大國;另一方面,日本作為二戰主要戰敗國之一,對二戰中日本軍國主義的戰爭罪行至今缺乏基本的歷史反省,根本不具備二戰戰敗國入常的起碼道義資格。且如最近俄羅斯所指出的,日本在外交和國際政治中完全追隨美國,缺乏基本的獨立性。至於日本強調的所謂貢獻大小說辭,說白了就是在聯合國財政及其國際事務中花錢多少的問題。實質反映了西方傳統的實力霸權原則,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從來就不買賬。
  中國應支持印度、巴西以金磚五國、新興工業大國和發展中國家為根本立足點競爭入常席位。印度和巴西二戰時同屬反法西斯陣營,又都是金磚五國的主要成員,既得到新興工業大國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大力支持,又與西方發達國家保持友好合作關係。當然,發展中國家本身也存在矛盾,印度入常有印巴問題,巴西入常也面臨阿根廷的競爭,對此,完全可以在發展中國家之間協商解決,也可以分別採取印巴、巴西阿根廷分享模式,即分別共享一個席位。
  中國可以考慮提出為阿拉伯伊斯蘭國家單獨設一個席位。一方面,如果印巴、巴西、阿根廷和非洲能夠增加新的安理會常任席位,在至今尚存的世界三大文明中,就獨缺阿拉伯伊斯蘭文明一席,這是人類文明的缺憾;另一方面,阿拉伯伊斯蘭國家及其人民的生存發展,與世界各國人民密切相關。聯合國安理會設立阿拉伯伊斯蘭國家的專門代表國家席位,必然有利於阿拉伯伊斯蘭國家的團結合作與發展;能夠更好地代表阿拉伯伊斯蘭國家與人民的利益與願望,在團結合作發展的基礎上,促進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g62qgnrph 的頭像
qg62qgnrph

懷孕

qg62qgnrp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